“放心吧老贼尼,我不会轻易让你死的,当年你让我承受的那些痛苦,我会一一让你也尝一遍!”

  绝户姥姥越说越是兴奋,口气之中更蕴含着一种复仇的快意,一想到自己变成这副样子是拜眼前这贼尼所赐,她就越是爽快。

  耳中听着绝户姥姥得意的话语,噬心师太又哪有心思去想其言中之意,她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力量正在缓慢升腾而起,脸色也变得极度难看。

  这种不知名的剧毒,刚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让噬心师太感觉到,要知道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圣阶高级毒脉师啊。

  连这种层次的毒脉师,都不能感应到的剧毒,可想而知是何等的诡异和恐怖,或许那已经算是陆家第一奇毒了。

  作为圣阶高级毒脉师,若是给杨问古和噬心师太一段时间,未始不能研究出来那种剧毒的特性,既而找到化解的方法。

  可此时此刻,万素门两大高手就在眼前,而且出手拖住了他们,血行脉气加速之下,他们不仅是化解不能,更在这短短的数十招之间,就已经剧毒爆发了。

  砰!

  一道大响声传将出来,心毒宗宗主杨问古身形一个踉跄,然后脸色微变地退出了数步,气息已是一阵紊乱,看来是被姬文昌抓住机会发出了一记重击。

  而让得杨问古最为担忧的,却并不是这不轻不重的内伤,而是体内已经全面爆发的剧毒,他只感觉自己的脉气正在缓缓消散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和圣医盟等人一样的状态。

  那种奇毒的厉害之处,就是会让人身体内的脉气在一定时间内消失殆尽,虽然在解毒之后还能重新回来,但至少这一段时间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。

  像圣医盟那些中毒已久的长老们,还会陷入一种神智不清的状态,只能是任人宰割。

  此刻杨问古和噬心师太毒发未久,倒还能移动身体,但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,情况会越来越糟糕。

  “噗嗤!”

  就在杨问古脸色难看退开数步之后,一道口喷鲜血的声音陡然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待得他一看之下,脸上的阴沉,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。

  “噬心,你没事吧?”

  在杨问古的高呼声中,原来是噬心师太被绝户姥姥抓住一个绝佳的机会,一掌轰在后心之上,身形俯跌之下,殷红的鲜血狂喷而出。

  好在噬心师太也不是普通修者可比的,绝户姥姥这一掌虽重,却没有让她彻底失去战斗力,但接下来的战斗,却是愈发艰难了。

  “还撑得住!”

  好不容易定下身形的噬心师太,耳中听着杨问古的担忧之声,总算是定了定身形,不过那中气不足的声音,并没有让杨问古的脸色有半点好转。

  “就算是死,也得咬下这老虔婆一块肉来!”

  噬心师太目光转回绝户姥姥身上,那一口血牙显得颇为的惨烈,不过这样的话,只能是引来万素门大长老的一脸冷笑罢了。

  “死到临头,还在这里大言不惭!”

  绝户姥姥脸上噙着一抹阴戾的狞笑,她很是享受这种猫戏老鼠的场面,而且对方还是自己一生的夙敌,这个场景,她已经梦寐以求很多年了。

  此刻杨问古的心情无疑是极其低落的,他忽然有些后悔过来圣医盟了,可是以他和魏歧的交情,接到传书之后,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?

  一想到自己和噬心师太或死或被擒之后,心毒宗必然也会陷入一个极其严重的局面,杨问古的心头都在滴着血,暗道自己为何会如此鲁莽?

  不知为何,在如此绝境关头,杨问古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一个身穿灰衣的年轻身影,正是曾经在心毒宗大放异彩,化名星月的云笑。

  “嘿,都什么时候了,我竟然会想到他?”

  不过当杨问古脑海之中这道身影出现的时候,他又不由自嘲一笑,显然是想到了那个灰衣少年的本身修为。

  不管云笑在心毒宗的表现何等惊艳,但其修为始终才刚刚突破到洞幽境后期没有多久。

  这在年轻一辈固然是一骑绝尘,可是拿到老一辈的顶尖高手之中,却又相当不够看了。

  如今在这座圣医殿内外的,尽都是达到至圣境的超级强者,杨问古知道,就算那个灰衣少年云笑,能穿越重重阻碍进入大殿之中,对眼前的局势也没有半点改变的能力。

  人力有时而穷,杨问古相信云笑在年轻一辈之中已近无敌,甚至在洞幽境这个层次内,恐怕也罕逢敌手,可他终究是没有达到大陆修炼的顶尖层次啊。

  将心中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甩出脑海之后,杨问古知道场中的局势还得靠自己,若是能抓住一些机会,在姬文昌身上也种下一些特殊的剧毒,那未始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。

  可是杨问古明显是忘了,就算他能够逃出这座圣医殿,外间也还有陆家族长等人在等着呢,这两重重围,已经算是将他们的最后一条路给彻底堵死了。

  嘎吱!

 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,就在绝户姥姥想要趁此机会,将噬心师太彻底打落深渊之际,从这座圣医殿的深处,却是忽然传出一道古怪的声音。

外围滚球365  这道声音像是有人推开了许久没有打开过的大铁门,又像是一座多年未用的磨盘,突然被人推得转动了一般,总之将场中四个清醒之人的目光,尽都第一时间吸引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  “那是……”

  这一看之下,几大毒脉师的脸色各有不同,因为他们清楚地看到大殿深处的一面墙壁,原本平静无奇的一面墙,不知何时已经是凸出了一道门户的样子。

  而且似乎有人正在墙内朝外推动这道门户,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,这道看起来久未开动过的门户已是大开,然后走出一道身穿灰衣的年轻身影。

  “云……星月?!”

  当杨问古和噬心师太看到那道熟悉的灰衣身影之时,忍不住齐齐惊呼一声,却又同时止住,喊出了云笑的化名。

  相对来说,另外一边的万素门两大强者,对星月这个名字无疑是有些陌生,好在绝户姥姥搜索枯肠,却是在片刻之后,从记忆之中挖出了星月这个名字的来历。

  此时此刻,杨问古的脸色不由变得异常古怪。

  他刚才脑海之中还划过星月的身影,却知道这里是圣医盟最重要的大殿,外间有着陆绝天等人的把守,星月区区一个洞幽境后期的少年,又怎么可能进得来?

  哪知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刻,星月却是从另外一个地方,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,这不由让杨问古和噬心师太的心中,都升腾起一抹希望。

  不过当这两大心毒宗强者,看到走出来的灰衣少年身后,并没有其他人的身影之时,眼眸深处又不由浮现出一抹失望。

  “唉,我到底在期望着什么?如今的圣医盟,怎么可能还还会有至圣境的帮手?”

  杨问古毕竟是一宗之主,微一沉吟之下,已是打消了心中那不切实际的念头,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圣医盟之内,几乎都是陆家和万素门的人了。

  就算圣医盟所属修者依旧众多,但达到至圣境的强者,除了一个二长老柯云山之外,就只剩下大殿之内这些动弹不得的圣医盟长老们了。

  “星月,你怎么进来了,赶紧走!”

  刚刚受了一些内伤的噬心师太,在经过短暂的震惊过后,忍不住高呼出声,声音之中甚至还蕴含着一抹惊惶,又有几分恨铁不成钢。

  这小子之前看起来如此精明,怎么今日这变得这么愚蠢了呢?

  这明知道此处大殿乃是龙潭虎穴,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闯了进来,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

  经过心毒宗的那些事情之后,噬心师太无疑对这个灰衣少年,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又或许是为了自己那个宝贝弟子着想,于公于私,她都不想看到云笑莫名其妙死在这里。

  此刻的杨问古和噬心师太,都能想像得到那或许是一条通往外间的密道,既然如此,那云笑顺着这条密道逃出生天并非不可能之事,怎么反倒是要深入这龙潭虎空里来呢?

  “走?往哪里走?”

  就在噬心师太心中着急,想要云笑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的时候,一道仿佛厉枭般的难听声音陡然传出,不用看也知道是绝户姥姥所发。

  如果说刚开始的绝户姥姥,心头还吃了一惊的话,那这个时候的她,明显是彻底放下了心来,因为她已经感应到那个灰衣少年的真正修为了。

  绝户姥姥自己可是至圣境巅峰的强者,这些年死在她手中的至圣境修者也不计其数,何况是一个区区洞幽境后期的蝼蚁了。

  更何况绝户姥姥当初可是听到那袁柳的回报的,知道严皓君为何会铩羽而归,又是如何惨死的,因此于公于私,她都不可能放过那个叫星月的灰衣少年。

  “你就是星月?”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2481/238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