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菜是不是很多人都不知道.。

  儿菜是其实芥菜的一种。

  粗大的根部上环绕相抱着一个个翠绿的芽包,如同无数孩子把当娘的围在中间。

  一母多子,这也是它叫儿菜的来由。

  儿菜含有丰富的食物纤维,多吃儿菜可以轻松减掉脂肪排毒哦。

  一般简单水煮或者炒肉,都很好吃。

  张明远马上露出谄媚的笑容说道:哪能啊?

  您这就见外了!说好了,今儿个是我请您吃饭的。

  这才像话嘛!罗伊尔纳德拍了拍张明远的肩膀。

  又对店小二吩咐了一声,小二,先给我们这来一坛十年的好酒。

  好嘞。店小二兴奋的点点头,立刻下去准备。

  张明远咬了咬牙,暗暗低咒了一声,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带罗伊尔出来吃饭了。

  应该让他父亲来才是,今天自己恐怕要清空钱袋了。

  就怕到时候他带的钱还不够啊!

  不一会,店小二就将酒水和四样小菜先端上来了,张明远一看居然是这店里最贵的陈年杏花酒,忍不住又戳了牙花子。

  但就这样,罗伊尔纳德还像是不满意的摇摇头,吩咐后面的一个小厮起开酒坛上的封泥,并且给他和张明远一人倒了一碗。

  张明远愣了愣盯着面前的酒碗,这样喝酒,只怕这个罗伊尔少爷会喝掉不少啊。

  他有些紧张的又摸了摸自己的钱袋,心里已经开始扎起小人了。

  罗伊尔纳德闻到了酒香,立刻微笑着对张明远道:今天,承蒙张公子款待,来我敬你。

  话音落下,罗伊尔纳德一饮而尽。

  张明远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也知道轻重,他换上灿烂的笑容,端起酒碗和他碰了碰。

  哪里,哪里,我还要感谢您肯赏脸来吃这粗茶淡饭呢。说完,也一饮而尽。

  哈哈哈,痛快,我就喜欢爽快人,咱们今天不醉不归。罗伊尔纳德大笑道。

  没多大一会儿,两个店小二就端着菜走了进来。

  菜放在桌子上之后,张明远心尖就猛地跳了一下,这两盆菜都是这店里的大菜,一份红烧神仙肉,一碗斑鱼汤。

  这都是他以前来这里舍不得吃的贵菜,就这两道菜就要二两多银子呢。

  这简直吃的不是菜,吃的是他的心啊!

  吃啊,别愣着,这斑鱼汤味道尚可。罗伊尔纳德已经吃上了,挥舞着汤勺说道。

  张明远眼皮子跳了一下,才伸出了筷子夹向那碗肉。

  只是还没等他把菜放进嘴里,包间的房门一下被人推开了。

  好啊!张明远,果然是你。

  你丫的有钱在这里请人吃饭,你爹却不把银子还给老子!

  一声巨吼,地动山摇,打头进来的人嗓门够大,力气也大,房门给他弄的嘎吱摇晃。

  包间内的人一惊,却见好一条大汉敞开衣襟,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三个壮汉。

  雷彪!张明远猛地抬起头来,眼中露出惊惧的神色,忍不住叫了出来,筷子也落了地。

  看着那桌上摆着的好酒好菜,雷彪皱眉,哪还忍得。

  他可根本就不是能忍的人,一个箭步冲上去。

  露出狰狞的笑容,抓住张明远一边的肩膀,就把他提了起来。

  罗伊尔纳德吓得都惊叫起来,慌忙躲在了两个小厮后面。

  啊,好痛,快放手!张明远感觉自己肩膀都要被抓碎了,心头一慌,哀嚎道。

  要老子放手也可以,赶紧把钱都给我交出来!

  我没钱啊没钱,您要钱去找我爹。张明远颤抖着嘴唇说道。

  雷彪瞪着他又吼道:昨日你爹才在老子面前哭穷,之前有人说你在这里请客吃饭,还点了一桌好酒好菜,老子还不信呢。

  现在老子亲眼所见,敢骗爷没钱?

  没钱,你在这里请人吃饭,还吃得都是这里最贵的东西。

  雷彪也不给他客气,直接伸手在他腰间一抹,就把张明远的钱袋扯到手中。

  雷彪的强横霸道让人心惊胆颤,张明远全身抖得跟筛糠一般。

  你你这样做会不会欺人太甚了!

  你你就不怕我们去报官吗!张明远气愤的怒吼。

  雷彪嘿嘿地笑着,松开张明远得意地道: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的事,父债子还也说得过去。

  你有本事在这里大吃大喝,没本事还老子的钱,还敢在这跟老子呛声?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断你的胳膊!

  你你张明远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这次就放过你,回去叫你老子明天准备好二百两银子,若是继续哭穷不还,别怪老子把你们父子的腿给打折了!

  雷彪恶狠狠的放下威胁,就扯了扯嘴角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罗伊尔纳德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,抱拳说道:张明远,本少爷还有点事就先走了。

  说完给身后的人使了眼色,嘴里又不屑的低咒了一声:穷鬼,晦气!

  罗伊尔少爷!

  罗伊尔公子!

  张明远在后面喊着,罗伊尔纳德很是不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,眼都没眨巴一下道:以后,千万别说认识本公子。

  说完,他就拂袖而去。

  张明远倒吸一口凉气,颓然的坐在椅子上,看了眼端着菜傻站在外面的店小二。

  有些讪讪的问:小二,不知道这些菜可以不可退掉,我还一口都没吃。

  店小二瞥他一眼,下巴抬高歪嘴道:不可以,菜都已经安排厨子下锅了,没办法退。

  可可你也看到了我的钱袋给人抢走了!张明远继续赔笑说道。

  店小二虽然心里瞧不起他,但嘴上还是带笑说道:这没什么!

  你,我们认识,张记杂货铺的少东家嘛,我们一会就派人去你家取钱去。

  张明远被气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,他哆嗦着腿,哆嗦着嘴,曾几何时,他是多么地风光,多么地有面子。

  可是,可是一切都完了,他的好日子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?

  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,他不要过这样的日子。

  张明远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,颤抖着声若蚊蝇的说道:这些酒菜都送到我家去,再找我娘亲去要钱。

  好咧,您稍等!耳尖的店小二见收钱有着落,也客气了些。

  张明远也没心情吃饭了,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包间。

  深深叹了口气,抬起头时,却突然定住了。

  张明远眯眼定定瞅着前边,那里有一男一女正坐在那儿悠闲的吃着饭后水果。

  陈爱莲脸色一变,盯着叶清的眼神阴晴不定,心里喃喃自语:怎么可能?

  她更加没想到的是,叶清的相公居然还是一个美男子,居然生的那么好看。

  陈爱莲站在那直勾勾的盯着钱君宝,觉得这男子看着很是温文尔雅,又气势不凡,根本就不像是个病得快死的人。

  暗想张明远跟他一比,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衬托的张明远就是只癞蛤蟆。

  这还不是最让她吃惊的,而是叶清居然变漂亮一些了,那没有红印子的光滑脸蛋。

  还有瘦下来一些的样子,都实实在在的显示她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好日子。

  陈爱莲的眼神忍不住暗沉下来,她不由自主的就走近了一步。

  诧异的瞅着叶清问道:你是叶清吗?你你怎么回来了!

  叶清见她过来,淡淡道:是的,我和我相公回来看我爹了,听你之前的话,你娘这是又改嫁了?

  唔是的,这就是你的相公吗?陈爱莲打量了一眼钱君宝,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,她希望自己猜错了。

  可天不如她愿,只见叶清抓起那男子的一只手,露出灿烂的笑容道:是啊,这是我的相公,他陪我回门的。

  陈爱莲有些失望,但还是拼命挤出笑容,口不对心的说道:恭喜你啊!

  叶清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这人对自己会那么好心?

  果然下一刻就见到她坏坏的勾唇笑着说:对了,我和张明远分开了,以前的事,你也知道不是我愿意的,都是你爷奶做的主。

  你看你现在也过得很好,我希望咱们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如何?

  叶清也只是勾唇淡笑道:我和他又没什么关系,你和他之间的事,用不着告诉我。

  至于我们之间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,恩怨两个字说得太重了点,你想太多了。

  陈爱莲见叶清居然不生气,有点懵的倒退了一步,叶清这么不在乎的样子,让她俏丽的眼里生出怨毒的光芒。

  钱君宝听见这话,他微微蹙眉,嘴角微微抿着,眸子里带着几分玩味。

  开始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嘴里说的那个男子该不会是

  陈爱莲还不死心,嘴角划起恶毒的笑道:叶清,我知道你心里其实还是在乎这事的,要不然你也不会强硬的把张记杂货铺收回来变成叶氏卤菜馆的。

  你不知道张家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了,张明远他父亲可是逢人就说你做得太绝了。

  叶清听她这样说话,眼睛眯了起来,不过很快她咧嘴笑了,陈爱莲,你当着我相公的面这样说我坏话,可真个坏女人啊。

  不过你以为这样我相公就会上你的当吗,那你就错了。

  说完,她转头握着钱君宝的手,看着他笑问,相公,你说要是你遇见忘恩负义又背信弃义的白眼狼会怎么做?

  宰了!钱君宝目光森冷的说道,又扫了一眼陈爱莲。

  好,以力服人,我喜欢。看来下次我应该再多加把劲,要不只是简单放过白眼狼显得有些太仁慈了。

  叶清说完回过头也瞥了一眼陈爱莲,嘴角微微扯了一下,冷漠的笑道:既然你知道这是叶氏卤菜馆,希望你以后不要过来了,这里不欢迎你。

  陈爱莲闻言唇哆嗦,手也哆嗦了一下,此时她感觉自己在叶清面前,就是一个笑话!

  她面色涨的通红,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儿!我要回去了。

  说完,她利落的转身走了出去,也没有撑起伞,低着头眼睛里头淬满了阴毒,脚下生风一下就不见了人影。

  等她走了,叶清转过头突然看着叶梅问道:梅子姐,你啥时候和那个陈爱莲关系那么好了?

  梅子愣了一下,很快明白过来脸上闪过尴尬,有些窘迫的撇清关系:不是啊,有次我和姐姐去买猪肉的时候,刚好看见她在一个猪肉摊上帮忙。

  才知道原来这些天老送猪肉过来的庄屠户娶了她娘黄氏。

  然后前两天卤菜铺子开业,姐姐的婆婆过来店里帮忙,因为天气太热,没想到就在半路虚弱的晕倒过去。

  她就好心的把吴伯母送过来了,而且她这两天也一直会过来买些卤肉,前几天姐姐都没有收她的钱。

  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算相熟了,但关系没你说的那么好。

  叶清闻言这才松了口气,对叶梅说道:我还以为你和她成了朋友呢。

  叶梅看了一眼叶清,心里有些明白,这陈爱莲把叶清的亲事给搅黄了。

  而且那黄氏以前对叶清姐弟又不好,估计心里头不喜欢自己和陈爱莲太亲近了。

  她笑了笑说道:没有,我对她也就像是对平常的客人一样,不过姐姐说她对吴伯母有恩,不想欠她太多人情。

  叶清也知道,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,有的时候自己讨厌的人,不见得别人也讨厌她。

  自己也不能勉强叶瑛姐妹同仇敌忾,显得她小家子气。

  叶清看了一眼回到柜台那儿的叶瑛,想着今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免得让叶瑛难做。

  钱君宝站起身,顺手把叶清也拉了起来,低声说道:娘子,我们走吧。

  叶清点头,然后转身对叶梅她们说:两位堂姐你们忙吧,我们这就告辞了,下次再来。

  好,慢走啊。叶瑛从柜台那儿抬起头来说道。

  韭芽,过两天有空我再去客栈找你玩。叶梅也说道。

  嗯,随时欢迎。叶清点头,估摸着自己还需要在客栈住上不少时间呢。

  刚说完,就又有人进店了,叶梅赶紧热情的迎上去发现是昨天来试吃的老汉,大伯,您来了,快里面坐。

  呵呵,姑娘给我们找个位子,我今天带着孙子过来尝尝你们这的东西。那老汉乐呵呵的说道。

  叶梅一听很高兴的带着老汉和他的孙子到里面坐,您二位,想吃些什么?

  今天我们又多做了一种卤菜,卤鸡爪,味道特别好,有些嚼劲,越吃越香。要不,您来几个尝尝看?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63534/125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