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二十六日,在拿下五十三座城池后,南燕军不停歇的朝下一座城池攻去。

  虽交战了三个多月,但真正打起来的战少之又少,大多数都靠蛊虫逼退敌人。

  在攻完第五十座城池后,蛊虫全部被用完,之后的战南燕军才亲自交战。

  但有弩弓车在仗赢得很轻松,可依旧免不了伤亡,本一百多万女战士,在几场战役过后剩九十多万。

  除了陌灵这边捷报连连外,边境也是喜报频传,三个月内每个边境起码被攻下三座城池。

  夜国的连连失守让百姓绝望不已,各城池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,百姓现在什么希望都没有,只想着战争赶紧结束,哪怕夜国被灭他们也甘。

  不想每天在土匪横行,暴乱四起的国家中提心吊胆的生活,他们不管夜国是谁掌管,只想求的一片安宁净土。

  就在夜国城池被连连攻破时,冥司旬以回了冥国,他路上以在做筹谋,给想拉拢的各小国皇帝写信。

  各国皇帝除了冥国附属国立马回复,表示听从他安排,除此外其他皇帝都在呈观望状态,想看看夜国是否会被灭在做打算。

  当南燕军一座座的攻下时,各国皇帝有了动作,纷纷写信给冥司旬表示加入联盟。

  在陌灵与南宫倾凰在六月二十八日,拿下第五十四座城池的当天,联盟军加入的国以达到四十个国家,其数目还在增长中。

  但联盟军的总指挥者冥司旬,一直没有什么动作,不知是在等着夜国覆灭后在搞事,还是有别的计划。

  六月三十日,第五十五座城池被拿下。

  七月二号,在第五十六座城池交战了两天,南燕军胜,剩余的七十万多人马直捣皇宫!

  七月六号这天下起了大雨,从早上瓢泼大雨到中午都没停下,给即将覆灭的夜国又增加了些凄凉气息。

  夜国都城的百姓大部分逃往其他城池避难,只剩些老弱病残者留守都城。

  本该热闹繁荣的都城人去城空,街道一片狼藉,城内空空如也,只剩城外五十万人冒雨等着最后一战的到来。

  大长老骑着马着龙袍,冒雨在军队正中央,到了这境地他依旧没有想跑的打算,带着最后能调动的全部兵马,等着与南燕军最后一战。

  他望着在被大雨冲刷的都城,眸子里依旧盛满对权利的欲望。

  雨中的马蹄声逼近,他转头看着显身的南燕军,拔剑高吼一声,“杀!”

  霎时进击的号角响彻每个将士的耳中,他们知道夜国必灭,这一战结果以是输,但他们不会白白把夜国拱手让人,不是为了皇上,不是为了其他,只因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。

  他们不会像其他守城将一样,当懦夫弃战只为活,无论如何他们也要拼尽全力一战,死也要死在战场上!

  不远处的南宫倾凰见敌军攻来,抬手下令,“击鼓传令,迎敌!”

  大战在这一刻迸发,雨中百万人相互厮杀,霎那间无数人横躺在雨中永远长眠。

  南宫倾凰看着眼前一幕,不由得一叹,“这些将士真是傻的,以知道无回天之力,怎的就不能聪明一些,不去听令大长老不就好了,还在白白送性命,不知该说是英勇还是愚蠢。”

  陌灵朝大长老看去,“我去擒他,小鸟击鼓传令让百辆弩弓车护我。”

  鼓声信号传达至将士耳中,本在两侧单发做支援的弩弓车,开始向陌灵身边聚集。

  待聚集完毕,陌灵跳在一辆车顶上,其他车呈圆形状把陌灵护在其中,横冲直撞着眼前敌人,飞速的朝大长老驶去。

  大长老见次知陌灵的目标是他,忙传令派盾兵去拦截。

  可盾哪里能抵挡的了弩弓的威力,与车子撞击的力道,拦截人马轻而易举的被百辆车突围。

  盾兵阻止不了,大长老又下令弓箭手对准陌灵,同时下令用人海战术阻止弩弓车的前进。

  一批又一批的将士被车子撞到,一批又一批的紧跟着上前拦截,大长老不顾将士性命的行为,虽残忍但确实阻碍了弩弓车的前进。

  百辆车的速度由快到慢,最后被夜军堵着无法前进。

  陌灵用车挡着箭雨,在车子边缘与敌军厮杀,想突破眼前夜军围堵,可奈何人太多太多,且弩弓车四周全部被夜军包围,呈圆网状把他们围其中,南燕军想支援都无法过来。

  就在这时夜军鼓令再次响起,本四散与南燕军交战的夜军,不在与南燕军厮杀,转而朝陌灵这边跑来。

  慢慢圆网外围聚集的夜军越来越多,一层一层的把陌灵与百辆车包围其中,而大长老也骑马慢慢朝陌灵的所在处驶去。

  弩弓车对准四周敌人,无差别的连发杀了一层又一层,可杀完周围一圈下批又立马杀过来,完全不要命的往前冲。

  陌灵跳在弩弓车上顶上,打开空间戒指,经过几个月的练习,她已能控制万把剑。

  调动念力控制着万剑抵抗箭雨,眸子直锁远处的大长老。

  他以料到她会来擒他,提前做好部署在她动身的那一刻,立马派兵来围堵。

  他也知这场战他赢不了,此时他所做的只不过是想杀了她,或许从许久前他就开始想做这个部署,用夜国最后一道防守所有将士的命,来换她一人的性命。

  只因是她让纪离殇脱离他的掌握,不在听命与他。

 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不过想取她性命,凭他是永不可能的事!

  夜军看到她凭空控剑,齐齐惊愕住了,眸子浮现显而易见的恐惧,果真如皇上所说,乐平是妖女!

  大长老眉头紧皱,她怎会凭空控剑?且竟能凭一人之力,抵挡住万箭齐发!

 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之时,朝旁边将军道:“派一队人跑着传话,陌灵为妖女,她不仅会控剑,还引得天下大乱,四国战争是由她才引起,把她杀了战争便能结束。”

  “是,皇上!”

  百人在包围圈中四处奔跑,便惊恐大喊着大长老交代的话,引得夜军心里恐惧更甚,可之后就是一股股疯狂的杀意从心头涌上。

  “杀了妖女!”

  “冲!冲过去杀了妖女!!”

  “杀!!”

  那对未知事物的恐惧,经过大长老的一番挑唆后,恐惧转变为杀之后快。

  此时的战场火力全部聚集在陌灵那里,局面整体呈三层不规则圆形场景。

  一层是陌灵与百辆车的最中心位置,第二层夜军包围弩弓车,第三层南燕军包围夜军想突围,可因第二层边缘的盾兵抵挡,一时无法突破。

  其他处夜军零零散散的与南燕军交战,而大长老也在包围陌灵的包围圈里,但他的位置在正中间,离陌灵与南燕军都有很长的聚集,一时她与南燕军都无法攻到他处。

  小伙们见陌灵被围攻,不在与眼前敌人厮杀,忙朝那里跑去。

  本在后方观望的南宫倾凰,也拔剑骑马直冲陌灵处,心里暗叫不妙,中了大长老的计!

  他以料到凭小灵对他的恨,肯定亲自去擒他,提前做好包围的部署就等着小灵去钻入。

  她与小灵都太过轻敌,以为大长老以是穷途末路,再翻不起什么风浪,怎想他提前就想用所有夜军的命,去杀小灵一人!

  小灵被大军围在其中,一时无法突破,纵使有弩弓车在,可难免会有漏网之鱼,用肉躯顶着火力冲到小灵身旁,如此下去钻空子的夜军会越来越多,小灵可就危险了!

  陌灵处起初将士因弩弓车在,无法攻到她眼前,可在大长老的那番话后,将士开始狰狞着脸越发不要命的往前冲。

  南宫倾凰的猜测被印证,在无数肉躯的抵挡下,一些夜军将士冲到了车旁。

  几个弩弓车忙调头瞄准突围到陌灵身边的人,可车子排布太过密集,几乎紧挨着,刚调头那些人便立马躲到其他车后,用车身抵挡攻击,根本无法击杀。

  而因几辆车子的调头,几个地方有了空隙,突围的夜军越来越多。

  那几辆弩弓车忙又调动去击杀空隙地方的敌人。

  弩弓车无法支援,南燕军又突围不了,陌灵只能凭一己之力去对付突围的人。

  调动两千把剑杀突围军,剩余的剑抵抗箭雨。

  大长老冷眼旁观着陌灵,眸子里涌上深深的杀意,殇儿本听他的话,他让他作何他便作何,都怪陌灵才让他脱离他的掌控,变得极度陌生。

  都是陌灵让殇儿染了情毒,放下了从小就开始布的棋局,放下了这天下。

  若不是陌灵,他与殇儿早就一统天下,他沦落到这般境地,全是陌灵导致!

  就算这战会输,就算夜军会全死,就算他今日也会死在战场上,他也要不顾一切的杀了陌灵!

  她不死,他死不瞑目!

  大吼:“杀!全都给朕冲上去,杀了妖女!”

  阴狠的望着她,陌灵,去死吧!

欢迎大家访问:红豆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2books.com/book/63640/656/